备用名片

《我的名字叫玫瑰》【02】

《My Name is Rose》【02】

-

夜幕降临,华灯初上。阿尔法开车载着柯洁到了他的住处。
这是一座由阿尔法自己设计的建筑,说是设计,其实只是对日本大师矶崎新的模仿而已,在创造能力这个方面,阿尔法不过才刚刚起步。
“在这期间您跟我一起住在这里,”阿尔法说,“希望这并没有冒犯到您。”
“这有什么冒犯的,”柯洁一边吃惊地看着这座怪异而美丽的三层建筑,一边说道,“住这房子不比酒店强得多。”建筑的外墙是透明度可智能调节的玻璃材料,而第三层整体上是一个生态园。
“你一个机器人住实验室不就行了,还给自己弄了个住处,你挺可以啊。”
“我想尽量像人一样生活,所以要有个人一样的住宅。”
“你这房子一般人可是没有。”柯洁笑道。
阿尔法带他来到室内,柯洁顿感仿佛置身于《2001太空漫游》里大卫鲍曼最后到达的那个外星人给他准备的房间——陈设的家具摆设都是古典风格,地面和墙壁却与之不和谐,仿佛透着一种诡异的后现代主义气息……柯洁看向窗户,突然间吓了一大跳。
窗外是土星和它巨大的星环,还有无尽深远的宇宙!
“卧槽。”柯洁不禁脱口而出。
“啊,窗外是虚拟景观,”阿尔法解释道,“您觉得怎么样?”
“吓人,”柯洁惊魂未定地说,“这样好像我们在宇宙一个空间站里,周围都没活人了似的……”
“您不喜欢就关掉它。”阿尔法说着,窗景恢复了外面的真实景色。
“咦,你说句话它就关了?声控的?”
“是从我电子脑中直接发送讯号来实现控制的,”阿尔法答道,“现在请您先自己坐一会儿,我准备去给您做晚餐了。”
“那挺好,”柯洁也确实觉得饿了,“但你做的不好吃我可不吃。”
“您放心,我一直在学习中国烹饪,现在已是小成。”
“那就好。”

--

吃饭时,柯洁问起当“顾问”的事。
“你具体要我帮你什么呢?”
“工作上的事我会慢慢跟您说的。”
“我先声明我可是不懂你们那些科学研究,”柯洁边嚼边说着,“我就只懂围棋,只能回答你这方面的问题,如果能帮到你们的研究那我非常荣幸,但有一点,你别让我跟你下棋。”
“我知道,那时您曾说再不会与人工智能下棋,”阿尔法说,“但即使是平时下着玩也不可以吗?”
“不行,”柯洁果断地说,“我跟你说,和你赛后我就一直在做关于你的噩梦,也就今年才好。你要是再让我跟你下棋,那怕是我又要复发。我可接受不了。”
“我有那么可怕吗?”
“有。”
“可那是以前,那时我还是个无形的机器,也不说话,也没任何反应,所以给人恐怖的感觉。但现在我已经是人形了,这难道不是好很多了吗?”
阿尔法对自己的拟人样貌,还是非常有自信的。当初设计阿尔法的人形态相貌的时候,共有137位机器人面部设计师参与其中,经过他们三个月的努力,终于使一直无形的阿尔法拥有了直观的形象——一张无限接近完美,并且充满亲和力,洋溢着朝气蓬勃青年气质的面孔。仿真皮肤下是数百条微小的人造肌肉,可使阿尔法做出各种逼真自然的表情。他的头发是纳米材料的金发,眼睛是由卡尔蔡司公司为他特别制造的超高仿真度莹蓝色树脂材质眼球,可以通过瞳孔及整体光泽等的调节来模仿人类眼神。他的整个头部在每一项配置上都堪称世界最高水平,花费成本总计高达1.24亿美金。而且前几天,整体配置又从里到外做了升级,现在的阿尔法简直比真人还要真人,再配上一副由他自己参与设计的极佳合成嗓音,他可以说是堪称完美了。
“您可以仔细看看我,我敢说我是世界上仿真程度最高的全拟人形态机器人了,不是吗?”阿尔法说,“您看,比方说您可以暂且把我当做一般的朋友,和朋友出于娱乐而下下棋,这难道……”
“不行,”柯洁打断了他的话,“跟你下棋还是会勾起我不好的回忆。”
他坚决的语气让阿尔法一时不知说什么好。
“阿尔法,我这么跟你说吧,虽然我估计你是理解不了,”柯洁的语气认真了起来——
“试想你从小热爱的东西,你为了它不断努力,终于成为所有人中最优秀的,你成了世界冠军。别人都说你是天才,但只有你自己知道你是付出了什么样的努力才走到这一步。不管怎么样,你的努力与坚持获得了回报,你登上了巅峰,你为自己骄傲,你要做的是继续努力,希望像你敬仰的前人那样,不但要做冠军,而且要成为传奇,要卫冕你的荣誉。但突然间,一个不知哪里冒出来的只会计算的电脑横空出世,打败所有高手,终于有一天,你和它对决,抱着信念与决心,拼尽一切,但这一次你的努力没有得到回报。这一次你面对的是一个难以捉摸难以形容的怪物,它强大,它完美,它就是一堵墙,你攻击它最终受伤的只能是你自己,你在它面前没有了任何机会。突然间,你之前的所有成就都像废纸一样再也说明不了任何问题,今后尽管你还是会在各大赛事上包揽冠军,但你永远知道你头顶上一直有一个挥之不去的阴影,你可以赢得了全人类,但你永远赢不了它。”
这一番冷静却沉重的控诉,让阿尔法的语义语气理解及回应系统差点崩溃。他知道,对方在表达一种悲剧,以及这种悲剧所带给他的负面情绪,阿尔法理解字面的意义,而柯洁的实际感受,他却只能猜测。
蓦地,沉默开始在屋中蔓延。他们两者互相对视,却都不说话。
终于,阿尔法开口道:
“对不起,柯先生,我为我所做的向您致以最深的歉意。”
然后他又说道:
“柯先生,您对我说了我所造成的您的悲剧,但您是否知道,还有另一种悲剧。虽然我只是知道悲剧这个词语的字面意思,并不能理解它究竟是什么,不过我还是要用这个词。
“我要说的是我的悲剧,我要说的是我虽能下围棋,却至今无法理解围棋究竟是什么,也无法理解它的美丽。柯先生,理解、热爱围棋却永远无法做到极致,和即使可以做到极致,却永远无法理解围棋之美——这两种哪一种更无法接受,哪一种更不可原谅?”

评论(2)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