备用名片

菜鸟反派【01】

从当年外传漫画刚连载,到已经动画化之后的现在,信早已成了我心中的一个执念。他莫名其妙地登场,又不了了之地退场,使我第一次看到岸本竟能够如此漫不经心地对待他创造的人物,让他背负宇智波的噱头吸引读者,利用他让佐助一家加深感情交流,把他作为工具利用完之后,就把他抛弃。信的那种激进的观点,是不可能天生就有的,他之所以走上这条路的原因何在?现在已经再也不可能有交代。
我脑补过无数关于他的故事,然而我清楚地知道,这些故事就算再多,也改变不了他已被原作者抛弃了的事实。一直以来,我也是个虚构世界的创造者,经常原创一些故事什么的,所以我知道作者和他笔下人物的关系和感情,所以我知道岸本对他是怎样的冷漠和利用,一个作者能这样生造人物,给我的感觉就是草菅人命。
我的这文,可能交代不了关于信的故事的任何一个方面,也可能写不了多长,但这都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我希望信能被一个认真对待他的作者好好地描绘,即使这个作者水平有限。

-----

(注:这个是以信为中心人物的故事,但也会有很多其他人物的戏份。
我原创了一个人物给信做同伴,不喜原创人物请点叉😶)

---------
---------

就在佐良娜向那只独眼小怪物发出重拳的瞬间,一个不速之客突然出现。他挡在两者之间,抬手接住了佐良娜的攻击。
本应砸下去的巨力被他强行制止,冲击力变成了一股向四周扩散的气流。小怪物被保护住了。
在场所有人都惊异地望着这个神秘人。他身穿黑色大氅,样貌看上去和宇智波信年龄相仿。
“你是谁?”佐良娜带着怒气问道。
话音未落,她已被佐助抱起,迅速与那神秘人拉开一段安全距离。
“请不要紧张,”那人开口说道,语气十分和气,带点诚惶诚恐的歉意,“我是信的朋友,我是来带他走的。”
“同党吗。”佐助把佐良娜放下,做出攻击准备。
但那人已经迅速到了宇智波信身边,把他抱起来扛在肩上。
“久世,你怎么找到这儿来的?我不是跟你说过不要插手我的事吗!”宇智波信想要抵抗,但已经受重伤的身体却无法如愿。
“抱歉!”神秘人不知是对信还是对佐助他们说的。随着这句话,他带着信突然间就消失不见了。

--

一转眼,周围的空间倏地变了样。信发现自己被带到了某个室内,“这是哪儿?”他问道,“你要做什么?”
“这里是我家,”久世一边回答,一边把扛在肩上的人小心地放到床上,“我这是在救你的命。”
“不需要!”信没好气地说,“你觉得我搞不定吗?凭那个小女孩,就能打倒我吗?”
“当然能!”久世语气严肃地说,“宇智波佐良娜,继承了宇智波佐助的写轮眼和春野樱的怪力,是个潜力巨大的孩子,你可不能小瞧她!”
“但我没有你想的那么弱!”信仍然固执地坚持着。
“你可真是狂妄自大,”久世一边开始用医疗忍术给信治疗,一边说道,“这次跟七代火影、宇智波佐助一家战斗,难道没有让你认清自己与他们之间的实力差距吗?你为了自己的信念而展开行动,这个对错我暂且不论,但你至少也得掂量一下自己与敌人的实力情况,至少也得心里有数吧!这样鲁莽地行动,只能是找死。”
“可是,我真的不能再沉默下去了,”信的语气突然变得忧虑不已,“所有人都越来越深陷在和平的陷阱里,变得软弱退化……这样下去是完了!”
“就算你的说法有那么几分道理,但也得做好准备再行动啊,”久世皱起眉头,担心地说道,“凡事越是着急越是会出现反效果,最后什么也实现不了不是吗。”
“……”信一时沉默了,过了一会儿才又说:“我之前也没想到宇智波佐助他们会那么强……”
“所以说,连对手大概实力如何都没有弄清就贸然行动,太危险了。”久世说道。
“……那,久世你说,我现在该怎么办?”信小声问着,仿佛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似的,“……我的那些克隆体也不再认同我了,而且他们这下都落入了木叶手中……久世,你呢?你会帮我吗?”
“……唉,说起我啊……”久世犹犹豫豫地说道,“我本来是不怎么认同你的主张啦,可是也不能放任你这个样子胡来,毕竟你是我最重要的朋友,怎么能扔下你不管呢?”
“那你是会帮我的了?”
“……暂时吧……”
信露出一个浅浅的笑,“没想到咱们有朝一日还能再次合作。”
“可是,我其实还是不认同你的主张的。”久世说。
“没关系,你愿意帮我,已经很好了,”信的语气友善温柔起来,仿佛又回到当年他和久世一起,在他父亲的指导之下做研究的日子,“谢谢你呀……”
“比起谢我,我还是更希望你能早点想开,不要再被你父亲的思想所禁锢才好啊。”久世发愁地说。

--

在久世的照顾下,信慢慢痊愈。这天,他在院子里练习忍术,久世坐在不远处的草坪上看他。
那些由小小的叶状刀片汇成的洪流,被信的瞳术操纵着上下翻飞,把久世看得眼花缭乱。这时候,他不知怎的回想起以前,那个时候信还没有给自己改姓,那个时候信还是个面貌正常的人,还没有给自己浑身上下植入许多眼睛,那个时候……
那是很久以前了,久得好像梦里的事情一样。
正回想时,他看到练习中的信停了下来,弯腰把手撑在膝盖上,喘着气。
久世站起来走了过去。
“累的话就别勉强了,”他轻声劝道,“你现在还是病号呢,等好了之后再用功吧。”
信没有搭腔。久世在他身旁搀扶他,却被拒绝了。
“你不用管我,”他的语气并不强烈,却很坚定,“这些训练是必须的。”
“你太乱来了。”久世仍说。
“我必须得抓紧时间加倍努力才行……”信说,“以我现在的力量,根本什么都做不到……我必须精进瞳术,进而掌握须佐能乎,以及伊耶那岐……”
“那些都是很难的术,”久世说,“不要心急,慢慢来吧。现在你稍微坐一下,我想起有事要和你说呢。”
信这才在草坪上坐了下来,“有什么事?”
久世也在他旁边坐下,“自从你被我带到这里,你还没有出过门。你猜这里是哪里?”
“我怎么知道?火之国的某个角落吧。”
“这里是水之国雾隐忍者村。”久世得意地说。
“真的吗?”信吃惊地说,“你的传送术,什么时候能传这么远了!”
“我也是有成长的嘛。”久世说。
“怪不得完全没有木叶的追兵过来,因为我们远在海外啊!”
“是呀。”
“你怎么想起在这里定居呢?”
“啊,大概是有趣吧,这里现在是个汇集多国贸易的旅游港口城市,比木叶还要现代化,比木叶还要五光十色呢。”
信露出鄙夷愤恨的表情,“看来是个比木叶还要耽溺于和平享乐的地方,真是差劲。”
听了这话,久世却露出了意义不明的笑。
“你笑什么?有什么话直说!”信不爽地说道。
“我笑你有所不知啊,”久世说,“这里看似比木叶还要璀璨光鲜,但实际上,光鲜之下是暗流涌动。你期待的东西,这里就有呢。”
“……你是说……”信的眼中闪起星火,“……你是说这里有战争的种子?”
“正是如此。”久世点头答道。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