备用名片

菜鸟反派【03】

“久世,你先站远些,不要出手,”信对身旁的人说道,“这次也是对我自己的一次测试,如果我连这些孩子都对付不了,那我也是没什么资格谈论战争的。”
“那你小心些,这些孩子还是有点实力的,尤其是尸澄真和神乐。”久世嘱咐着,退到了一边。
冲上来的孩子们把信团团围住,互相配合发起攻击。雷牙、缝针、兜割、鲛肌、斩首、飞沫六把大刀在他们的手中施展出各有特点的招式,一时看去也都有模有样。但信很快就看出了他们的局限,他们使用这些名刀十分生疏,攻击力一般,且同伴间的默契也不高。信应付起他们来还是不太费力的,靠着飞刀和体术的配合,没过一会儿就把他们的武器各个都用手做了标记,置于自己瞳术的控制之下了。
不过,其中鲛肌却是个例外,被标记之后仍难以控制。是因为它是个活的生命体吗?
“看来你能控制被标记的武器呢,”尸澄真说道,“不过我的鲛肌好像不受影响哦?”
“你也别得意的太早。”信回敬道。
这鲛肌确实是个难点,刚才被接触几下已被吸去了一些查克拉。眼下最稳妥的就是拉开距离从远处战斗。
“哦?开始边躲远边打吗,真是胆小卑鄙呢。”尸澄真嘲讽道。
“哼,你可真是喜欢嘴上逞强。”信说着,从远处操纵在自己控制之下的六把名刀,包围着尸澄真展开攻击。
鲛肌本是能够甩出去远距离攻击的武器,但由于已被六把刀围攻,尸澄真忙于用鲛肌招架,无法将它发向远处攻击信。
信站在远处操纵着武器,本以为对手的本事到此为止,却不想尸澄真以自己的血发动了血雾结界。
“只要在这片血雾的范围内,你的查克拉就会被不断吸取!”尸澄真得意地大声道,“你输了!”
“那只要在被吸取更多之前把你打倒不就行了。”信操纵所有武器,发出奋力一击。
这次,尸澄真没能招架得住,被击倒在地。
一旁仍在观望的神乐越来越紧张。
鲛肌开始吞噬它的新主人了。
“这是怎么了?”尸澄真惊恐地说。但他很快被鲛肌融合,面貌异变,成了一个怪物。
“尸澄真……”神乐喃喃地低声说。
“看来鲛肌不认可你这个主人呢。”信说道。
鲛肌融合之后的尸澄真,已经失去了理智,发出比刚才迅速有力得多的攻击,转眼间,形势逆转,信现在处下风了。
“我还是不能出手吗,信?”久世问道。
“不行!”
信被打倒在地,尸澄真的攻击仍在继续。眼看是危急了!
“信!”久世冲了过去。
然而就在这瞬间,某种白光在信的周围突然蓬勃腾起,巨人的胸骨和臂骨手骨的形态展现了出来!
久世停了下来。
“那是……须佐能乎……”他惊讶不已地小声叹道。
须佐的巨手挡下了尸澄真的攻击,而且把他弹飞了出去。
重重摔在地上之后,融合的鲛肌分离了出来。
巨手抬起,准备再次攻击。
“住手!”随着这声惊叫,一道人影突然挡在倒地的尸澄真前面。
是神乐,他握着的鲆鲽因为查克拉的注入而大了一倍,被蓝色的光晕包裹着。
“你终于还是出手了。”久世一边说着,一边也迅速挡在了信的前面。因为他看到初开须佐的信,由于副作用而露出痛苦的表情,好像是很难承受下去了。
“信,不要勉强,到此为止吧!”久世劝道。
“不行……要继续……”信咬牙支撑着说道,“……你让开!”
看他如此坚持,久世也便作罢,闪到一旁。
“神乐,听说你是矢仓之孙,可不要让我失望!接招吧!”信控制须佐,与神乐开始了战斗。
这战斗持续了很久,最终双方打了个平手,都精疲力竭地倒下了。
久世忙过去扶住信。“你们这些孩子,力量还是不行啊。”他说道。
“七个人打我一个,还只是平手而已,你们还嫩得很。”信也说道。
“所以说你到底是来干什么的啊?”扶着神乐的尸澄真问道,“单纯来找我们打架的吗?真是闲的没事干!”
“我们是来支持你们的战争计划的,”信解释道,“所以首先要试试你们的能力如何。现在看来,可以确定是完全不行了。”
“你凭什么这么说啊!”尸澄真不满道。
“你们连对付我都费劲,更别说对付长十郎和照美冥了,更别说与火之国开战了,纯属白日做梦!”信说。
“现在你们大家必须马上逃离,只有这样才能保存有生力量,”久世说,“因为照美冥他们已经查出你们的后台,把他们抓了,现在估计正来抓你们呢!再不走,就走不了了!”
“凭……凭什么要我们听你的啊!”尸澄真仍逞强地说。
但这时,远处一阵喧哗,原来是水影带人来了,其中还有那群从木叶来修学旅行的忍校学生们。
“快!大家手拉着手连在一起,我把大家传送走!”久世着急地大声道。
但孩子们还在犹豫,不愿轻易相信他。而神乐,一看到博人来了,心中更是顿时涌起许多复杂情绪。
“快啊!没时间再犹豫了!”信也急切地催促着。
可是最终,他们只救走了两个孩子,尸澄真和神乐。其他人还是被水影他们拦下抓住了。

--

他们来到了波之国。
“我已经和大名联络过了,他会给我们提供政治庇护的,”久世对不太搞得清状况的尸澄真和神乐解释道,“现在我们快到大名府上去拜见他吧。”
“我们的同伴怎么都没有带过来啊!”尸澄真着急地说,“怎么只有我和神乐啊!”
“谁让你们犹犹豫豫的,搞到现在这样也是没办法啊?”信说道,“他们应该是被抓了,不过应该不会有性命之忧,现在暂且就别去管他们了,既然你们两个逃出来了,就带着他们的份一起努力下去吧。”
“……”尸澄真一时不知说什么好,又看到信背上背着自己的鲛肌,顿时生了气,“喂!你这个怪人,怎么背着我的刀?!”
“你的刀就暂时让我们帮你保管吧。”久世笑着说道。
“为什么啊!神乐不是还背着他的鲆鲽吗?”
“把鲛肌给你,恐怕你又会被吞噬融合了,”信说,“还是先放在我们这里吧,等你修行到够格拥有它的时候,再交给你吧。”
“可恶……你们两个混蛋……”尸澄真咬牙切齿地骂着,虽然同时他心里也明白对方说得没错。
“那个,两位,”神乐突然转头看向久世和信,说道,“我能不能问一下,你们究竟什么身份,又为什么要来帮我们呢?”
“对啊对啊!快给我交代清楚!”尸澄真也说道。
“我是宇智波信,”信自我介绍说,“这位是我的朋友,本间久世。”
“你真的是宇智波一族的?”神乐问道。
信点了点头,“我也是宇智波一族的幸存者。”
久世看了看信,这个人撒起谎来真的是面不改色啊。
“我们之所以帮助你们的原因,我已经说过了,就是支持你们的战争计划啊?”信说。
“那理由呢?”神乐仍追问道。
“没有什么理由,就是纯粹为了战争本身。”信答道。
“哦?你跟我志趣相投呢!”尸澄真说道,“我也是觉得战争很有趣才这么做的!”
“哼,你那不过是小孩的幼稚想法,”信严肃地说,“战争可不是儿戏!我之所以想要促成战乱,不是为了好玩,而是为了给人类进化创造大环境!”
“哈?”尸澄真疑惑地皱起眉头。
“你当然不懂了,说到底你不过是小孩,怎么可能理解我所说的道理……”
“你能不能不要再小孩小孩地说了!”
“那你就成熟起来啊?”信说,“如果不能认真对待战争,就根本无法从中学到任何东西,也根本不可能获得进化!”
信的义正辞严的话,似乎开始在尸澄真心中引起某种震撼……
“战……战争是那么庄重的东西吗?”他小声问道。
“那是当然!你这小鬼,就是因为从没有见过战争,才会满口都是想当然的话,”信说道,“等到将来我成功给世间带来新的战乱的时候,你小子恐怕吓得发抖,连刀都举不起来,更别说从战斗中得到进化了!恐怕只有被淘汰的份!”
“……可恶!竟敢小看我!”尸澄真攥起拳头怒道,“你给我等着!我绝对会变强,然后把你打到再也不敢说这种话!”
“是吗,”信露出一个轻蔑的笑,“那我倒是很期待呢。”
“你就等着吧!到时候有你好瞧的!”尸澄真挥着拳头。
“可是信先生,”神乐插话说道,“您说您是为了给人类创造进化环境,所以才追求战争……”
“正是,因为有争斗,才有进步。”
“……可是如您所想的话,战乱不就得一直持续下去吗?”
“是的,”信点点头,“争斗战乱需要一直持续,因为一旦和平,人就又养尊处优起来,人就又开始停滞、退步……”
“……”神乐一时无话,低头思索,“那您的想法,可以说是非常危险了。”
“但是,和平陷阱无疑是更危险的。”信反驳道。
神乐便没有再说什么,只顾低头赶路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