备用名片

菜鸟反派【04】


“可恶!”博人紧紧攥着拳头,懊恼又愤怒地说,“还是让他们带走了神乐!真是可恶!可恶啊!”
佐良娜的注意力却在带走神乐和尸澄真的那两个大人身上,那样貌是绝无可能认错的!
“是宇智波信和他的同党!”她吃惊地说。
“谁?”博人问道。
“你不知道啦!那是前段时间来村子里闹事,还把我妈妈抓走的坏人!当时我和爸爸,还有七代目大人跟他战斗,眼看要抓住他了,却被他的同党用刚才那样的术帮他溜掉了!”佐良娜解释说。
“诶?还有那种事啊!”博人惊道。
“看来这次我们擅自行动的事不暴露不行了,”佐良娜说,“因为必须要把宇智波信的情报上报才行啊。”
博人露出焦灼不情愿的样子,却也无法可想。
“看来这次的事件不能如愿呢,博人,”巳月说,“而且本想尽快救回神乐的计划也没能成功,本来不想让事情闹大,但现在看来是不可能的了。”
“唉!难道真的没有办法了吗?”博人双手揉着脑袋,沮丧地说着,“真是太可恶了啊……”

--

火影办公室里,七代目正和他的副手奈良鹿丸商量着对策。
“你看该怎么办,鹿丸?”
“目前的状况,按道理说是应该发布忍界通缉令了。”鹿丸说道。
“但是,发布通缉令就意味着宇智波信和雾隐未遂政变的事情被公开周知,那么各忍村的那些隐藏的不稳定势力,有可能因此而蠢蠢欲动起来。”鸣人一边思索,一边说道。
“正是如此,”鹿丸点点头,“毕竟即使是现在,仍有一些旧时代的残留势力,不满于现在的和平,他们或是对过去的恩怨耿耿于怀,或是对现今的世界格局不满,所以一直在大家注意不到的地方暗自密谋。如果被他们知道现在有人举事,恐怕他们也会立刻行动起来,这样一来,我们五大国和平盟约所要保护的世界就有危险了。”
“如此一来,只有先秘密联络盟友的各影,拜托他们先在各自领地之内让亲信秘密搜索抓捕了。”鸣人说道。
“确实,看起来这是最合适的做法,”鹿丸说,“不过,这种搜捕我想是没用的。”
“为什么?”
鹿丸一笑,“如果我是宇智波信他们,就绝不会在五大国范围内藏身,因为五国盟约,他们知道自己必会被联合搜捕。”
“你是说他们在五大国之外的地方吗,”鸣人说,“确实是有道理。”
“当然,这只是我的猜测。而且,如果我猜的不错,他们应该在波之国。”
“波之国?”
鹿丸点点头,“从水影那里提供的情报看,这次雾隐风波,波之国也是幕后黑手之一,现在雾隐忍村内部已经平息事态,那么没有抓住的漏网之鱼最便利的选择就是逃到波之国寻求政治庇护了,”他解释道,“波之国如今已经今非昔比,自从大名换人做之后,国家战略也发生了极大变化,培养忍者,发展科技,现在也成了一个不可小觑的国家。所以宇智波信和干柿尸澄真他们才敢到那国去暂时安身。”
“嗯,确实很有可能是逃到那里去了,”鸣人赞同地说,“想必长十郎也已想到这点,暗中派追忍去了吧。”
“我们这里,也要通知佐助,拜托他到波之国去先调查一下。”鹿丸说。
“嗯,只是千万不能打草惊蛇。”
“那是当然的了,只是……”鹿丸犹豫了一刻,才接着说下去,“只是如果那些人真的在波之国那里,而波之国方面又拒不交人,那应该怎样应对?”
鸣人一时无话,思忖着,不由地皱了眉。
“那样无疑是等于宣战!”他语气沉重地说道,“如果真是那样,恐怕就有必要不计较代价地迫使他们认真考虑我们的诉求了,可是如果我们真的那么做,就会使忍界来之不易的和平遭受危险!所以到那时,我想我们首要做的还应该是靠着谈判寻求一个和平解决的道路……”
“但愿他们是肯听人讲话的那种人吧……”鹿丸说着,发出一声叹息。

--

傍晚十分,药师兜正在木叶孤儿院院长办公室里处理一些案头工作。这时突然听到外面有人轻轻敲门。
“请进。”兜说道。
是那些克隆体孩子中的一个。
由于他们实在长得太像,兜目前还很难分清谁是谁,只好先问名字。
“你是?”他轻声问。
“我是知慧。”那孩子走进来关好门后回答道。
“原来是知慧啊,”兜微笑起来,“找我有什么事吗?”
“院长叔叔,”知慧的神情十分认真,像是下了什么决心一般,“我想见火影大人。”
“啊?”
兜从办公桌后面站起来,走了出来。
“来,先坐下,咱们慢慢说,”他让孩子坐在沙发上,自己也在旁边坐下,“为什么想见火影大人?是因为在这里住不惯吗?”
知慧摇摇头,“不是。”
“那是为什么呢?”兜语气温和地问着。
“因为……父亲……”知慧答道,“必须去求火影大人,不要杀父亲……”
听了这话,兜挺意外。这些孩子,明明前不久还集体要把宇智波信除掉,怎么在孤儿院生活了没多久,就学会替‘父亲’求情了?况且根据兜得知的情况来看,宇智波信这个伪父亲不是对他们一点都不好吗?
“知慧很替父亲担心吗?”
孩子点了点头,“父亲迟早会被找到,父亲会死的……”
其实,倒不见得会死,兜想道,毕竟七代目的性格,是不会轻易取人性命的,只要有悔改的可能,他都会既往不咎,兜自己就是一个例子。可是,信的情况就不同了,如果他负隅顽抗,拒不悔改,那很可能自己断送了自己的性命。
“你那么希望父亲活下来吗?”兜不解地问,“他明明那样对你们,不把你们当人看啊!”
“是的,他那样的做法,在你们看来是很难理解的,”知慧说道,“可是,那不过是为了完成他的使命而不得不那样。”
“就是那个给世界带来战乱的使命吗?”
“嗯,就是那个使命。因为那是他的父亲的嘱托。”
“……这样啊……”
“父亲虽然经常说,囿于父子亲情会使人软弱,但事实上,这种思想恰恰是来自于他的父亲……这是一个悖论。父亲坚信人只是遗传基因的载体,此外再无其他,但这正是他的父亲赋予他的思想。这真的很矛盾,”知慧皱着眉,露出忧心的表情,“父亲背负着他的父亲的嘱托,他的一切行动,只是在实现那些嘱托……”
“没想到你们这么理解他啊。”
“只是我而已,”知慧说道,“因为我问得多,所以了解到更多的事情。我跟他们别的人不一样,他们只是被动接受父亲教的,从不深想,也不敢多问,而他们合伙杀父亲时,也是毫不犹豫,眼都不眨。但我跟他们不一样,我曾经跟父亲有过他们不曾有过的对话,我知道他们不知道的父亲。”
知慧的眼眸里,有着很深的情感。
真是个聪明温柔的孩子,兜想道,怪不得在给自己起名字的时候写了“知慧”这两个字呢。
“所以不想父亲死,是吗?”
知慧郑重地点头,眼中闪着坚定的光芒。
“那咱们现在就去找火影大人吧!”兜向他灿烂地笑着说道。
“谢谢院长叔叔!”知慧也笑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