备用名片

菜鸟反派【05】


(由于这章全是神乐的戏份,所以加了他的标签。如果造成困扰的话我会删掉的😉)

——————————

大名府邸的后花园里,养着一种神乐从未见过的珍禽。高挑细长的身材,身体覆盖着雪白的羽毛,只在翅膀边缘有几根黑羽;长长的喙略微有些弧度,脑袋顶上还有一点红,就像是画上去的一样鲜明。
这种大鸟,一举一动都是那么的从容闲适,不慌不忙,仿佛有着一种人类没有的智慧,能对世界上的一切都淡然处之,因而显出令人惊异的、足以治愈人心的优雅和宁静。
神乐站在回廊上,出神地望着那些大鸟。时不时地,那些鸟儿的黑宝石一样的眸子也会望向他,流露出好奇而灵动的眼神。看着它们,不知不觉地让人心情平静,能够稍稍从纷杂忧思中理出一点点头绪来……
“在胡思乱想什么呢,神乐?”尸澄真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神乐正要回过头去,对方已经走近,把他从后面抱住了。
“不是跟你说过不要再多想了吗,”尸澄真把下巴搁在神乐肩上,卷发拂上了神乐的脸颊,“怎么这么不听话呢?又在担心什么了?”
神乐没有回答,仍在思索。
“你啊,只要乖乖跟着我就好了,”尸澄真继续说着,“等过一段时间,做好准备之后,我再带你杀回村子去,打败长十郎他们,让你做新的影!”
可是神乐还是不语。
“喂,你说话呀……”
神乐发出一声轻轻的叹息。
“尸澄真,”他低声地开口,“你觉得我懦弱吗?”
对方一愣,“怎么突然问这个?”
“你就实话实说吧。”
“你怎么会懦弱呢?”尸澄真觉得好笑似的答道,“你拿起刀来就是杀神一般的人物,哪里懦弱了?就算有些优柔寡断,那也是因为跟在长十郎身边太久,受他那种软弱行事风格的影响罢了。还有火影的儿子,他也对你说了一些不好的话呢,可不要被影响了哦?”
“可是,我并不觉得长十郎大人和博人他们的想法有什么不对。”神乐说。
尸澄真有些吃惊,“怎么事到如今你又要动摇了啊!”
“那是因为我其实……从没有认同过你的主张……”
“什么啊,你都已经愿意跟着我了,怎么又说这种话!”尸澄真一时气愤起来,把抱着的人一把推开,“你在耍我吗?”
“并没有,”神乐冷静镇定地说,“我说的是真的。我跟着你,不是因为认同你想做的事,而只是因为无法拒绝你罢了!只是因为……”
“因为什么?”尸澄真瞪了眼睛,生气地追问着。
“因为……”神乐的声音小了下去,“……因为你对我,很重要啊。”
“啊?”尸澄真一时不知如何应对了。
神乐看着他,眼中充满忧愁。但忧愁之下,却有某种坚定。
“是你和信先生对战那时候,我才意识到的,”神乐说,“看到你有可能受到致命伤,我才终于有所行动。那时候我突然意识到,原来所有的原因,都不是原因,唯一关键的,只是我太在乎你罢了。”
“……真是假惺惺啊,神乐,”尸澄真冷冷地说,“一边说着在乎我,一边又念叨着长十郎和漩涡博人……你既然不认同我的想法,又何必说什么在乎我,你少骗人了!”
“不是的,我没有骗你,”神乐说,“在乎你和认同你,是两回事。”
“那你要怎样?准备不再帮我了吗?”
“我想带你回村自首。”神乐认真地说道。
尸澄真顿时怒火中烧。
“你要做我的敌人了啊?!”他一抬手,水遁形成的冰锥剑显现出来。
“尸澄真,你不是我的对手,这点想必你很清楚,”神乐伸手握住背上鲆鲽的刀柄,“真打起来结果会如何,你知道的吧。”
确实,尸澄真自己也知道神乐的实力远在他之上。握着冰锥剑,他愤怒地颤抖着。
“我是不会放弃也不会改变的,这点想必你也清楚,”他说,“想带我回去自首,除非你把我杀了。”
神乐却目光真诚地直视着他的眼睛。
“你就那么想让雾隐回到以前吗?”
“是啊!我就是那么想!现在的雾隐,一心想洗脱过去的一切,甚至连我们干柿一族在历史上的功勋也想要抹去……可笑至极!雾隐怎能变成这样?过去的雾隐,才是真正的雾隐……”
“所以不惜杀人放火?把和平的好日子丢弃?”
“根本就没有什么和平的好日子!”尸澄真怒不可遏地大叫道,“那只是软弱的谎言罢了!”
大概这个人,我是无法劝他的吧。神乐想。
“可是跟宇智波信他们合作,你就不担心吗?”神乐说,“信的那些话,你也听了,他只是想发动无差别的持续战争而已!”
“啊我知道,”尸澄真轻描淡写地答道,“反正不论如何我跟他们目前的目标是一致的,至于持续的战争——忍者世界不是本来就该那样吗?”
“你……”你真是不可救药了!神乐暗暗地想。
所以我该怎么办呢?他有些迷茫。该怎么挽救呢?
“喂,神乐!怎么不说话了!”尸澄真催促道,“你要怎么做?把我杀了带回去吗?”
我当然不可能杀你!但你又不可能跟我回去,这可怎么办……
那种优柔懦弱的感觉又来了……
可是,不能再这样下去!必须要坚强起来,否则就会失去最重要的一切!
神乐坚定地举起鲆鲽。
“尸澄真,我要带你回去,”他说,“但既不会杀了你,也不会让你受重伤。”
“哼,口气不小,”尸澄真也举起冰锥剑,“你倒是试试看能不能做得到啊?”话音未落,他已经冲了上去。
神乐举刀招架。
这时,两人间却突然出现一人。
戴着狐脸面具——是大名。自从神乐他们来波之国,就从未见过这位大名面具之下的真容。据说,就连他的属下和波之国的人们,也都从未见过他的真面目。
他挡在两人中间,并未抬手制止,却有一股看不见的斥力把尸澄真和神乐推开。两人一阵踉跄,差点摔倒。
“同伴之间动手,这可不好。”大名的声音,低沉喑哑,说出来的话给人极大的压迫感。
“很抱歉,大人,”神乐向他微微鞠躬,“我们不该在您府上打起来。”
“你们的对话,我听到了,”大名说道,“神乐,你的做法,恐怕不太对吧。”
“您指的是?”
“既然尸澄真是你在乎的重要的朋友,你又怎么能这样强行干涉他想要走的道路呢,”大名严肃地说,“这样算是替他着想吗?既然是朋友,为什么不能设身处地地试着去理解他的选择呢?”
“可是……他在做错事……”
“那么你就是正确的了吗?你有什么理由这样认为呢?”大名面向他说着,可是完全被面具挡住的脸就连眼睛都不露,连眼神都不可捉摸。
“在尸澄真的立场上看你,你也在做错事,难道不是吗?”大名继续说道,“正确和错误,只是由于立场不同而产生的观念差异罢了。”
“就算您说得有道理,可是这样下去……是不会有好结果的!”神乐反驳说,“而且宇智波信他们的想法有多极端,您知道吗?”
“哦,那个吗,我知道,信跟我说过他的‘进化论’观点,”大名并不当回事地说道,“他想要持续的战争,这个会实现的,与我眼前的目标并不冲突。”
“可是……”
“不用可是了,神乐,”大名的语气又恢复严肃,“你如果不愿意与我们同行,那就至少不要妨碍我们。你可以离开。”
“啊?”神乐有些诧异。
“我是说真的,你可以离开。但是,你真的能抛下你的朋友不管不顾吗?我告诉你些你不知道的事吧,你看本间久世,其实他也和你一样,并不认同朋友的想法,可他还是陪在信的身边支持他。说到底,重要的人与其余的世界常常是不可能兼得的,久世他做出了痛苦却值得尊敬的选择,那么神乐你呢?你有没有他那种觉悟呢?”
尸澄真也看着神乐,眼中又有期待。
“……他那样的选择,只是因为心灵脆弱……”神乐不知不觉地低下头,说的话好像只是给自己听的似的。
“你还是好好想想吧,”大名语重心长地说,“想想自己最想要的究竟是什么。”
神乐垂下头去,一时陷入了内心的纷乱之中。
“信和久世他们正在演武场加强训练,尸澄真你也来吧。”大名说道。
“可是神乐……”
“不用管他,让他自己好好想想。我们走吧。”
大名带走了尸澄真。
神乐一个人留在那里,一时间内心中重又阴云密布。突然,一阵翅膀扑扇的声音惊到了他。
他抬头,看向那些飞起来向高天而去的大鸟,它们的身姿,还是像一贯以来的那样从容优雅。
……我何时也能变得从容……走出自己的软弱……走出内心的脆弱……
……或者我,根本没有那种力量。
根本无法变得坚强。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