备用名片

菜鸟反派【06】


这天放学之后,伏在电器街的人行天桥护栏上,博人和巳月佐良娜三人开起了小会。
“绝对不能再等下去了,”博人满心忧虑地说,“我得赶快去救神乐才行!”
“怎么救?现在连他们到哪里去了都不知道,”佐良娜说,“说到底,这件事已经超出了咱们能管的范围了,你还是别再想了!比起这个,现在可是马上就要毕业试验了,你还是多想想怎么通过考试吧!”
“考试什么的,比起神乐他的安危来说算得了什么!”博人愤愤地说,“如果不赶快去救他,谁知道会发生什么呀!”
“博人君还真是重视朋友呢。”巳月目不转睛地看着边上的人,微笑着说。
“嘁,只是嘴上逞强罢了,”佐良娜露出蔑视的目光,“其实还不是什么都做不到。”
“喂,你说什么呢!”博人生气地抬高了声音,“我要是认真起来的话还不是轻松解决!现在只要搞到情报的话,就能立刻出发去神乐那里了!”
“那你倒是说说,哪里能搞到情报呢?”佐良娜一脸好笑地问道。
“……”博人一时语塞,大脑飞转,想着各种办法……
“……总之得去问我老爸!”
“去问七代目大人?”佐良娜有些惊讶。
“嗯!那个宇智波信,既然曾经来村里闹事又逃了,那想必老爸一定有派人追查他的下落,”博人说,“我只要问出这个情报,去找到宇智波信不就行了,神乐就在他那里!”
“你可别开玩笑了,”佐良娜笑道,“就算你去问七代目大人,他也是不会告诉你的,毕竟那已经不是我们小孩子能管的事了。你还是别去给七代目大人添乱了,他已经够忙的啦!”
可是博人已经立刻朝火影办公室所在的地方跑去,“就算是添乱也管不了那么多了!不去试试怎么知道不行!”
“喂!你不要这样胡闹呀!”佐良娜看着那个远去的背影喊道。
“博人去那我也去。”巳月说着追了上去。
“哎呀真是!你们男孩子都是笨蛋!”佐良娜也不情不愿地跟了上去。

--

火影室的门关着,上面挂着“会客中,请勿扰”的提示牌子。
“有人呢,博人君,”巳月轻声道,“要不要等会儿再来?”
但博人才不管那么多,还是一下子推开门闯了进去。
“喂,等下!”佐良娜想阻拦,但显然已经慢了半拍。
推门进去之后,博人看到孤儿院的院长兜叔叔,带着一个白衣白肤、发型好像洋葱头一样的小少年,正在跟老爸说着什么事。
“你们怎么进来了?”站在七代目桌旁的鹿丸惊讶道,“门上的牌子没看到吗?”
“抱歉!都怪我没拦住!”佐良娜一边道着歉,一边拽住博人把他往外拖,“笨蛋博人!都说了让你等下了!”博人挣扎着,但还是被她牢牢抓住,“抱歉了七代目大人,鹿丸叔叔,我们会在外面等的!”她朝外走。
“算了,让他说吧,”鸣人无奈地说,“放了学不回家跑到我这里来,究竟有什么紧要的事,让他说来听听吧。”
佐良娜这才放了手。
“我是不得已才闯进来的!”博人一边整理着自己刚刚被佐良娜扯歪的衣服,一边说,“因为我得赶快去救朋友啊!”
“救朋友?”鸣人问。
“就是神乐啊!老爸你肯定有在调查吧,那个宇智波信把神乐掳走之后到哪里去了?你肯定有头绪的吧?”博人恳切地问着,“告诉我吧老爸!我得去救他,不能再这样坐等着什么也不做了!”
鸣人严肃地看着他。
“我没有什么头绪,”他说,“就算有,也不可能告诉你。这不是你们小孩子能插手的事。”
“你看我怎么说来着,博人?”佐良娜在一边说。
“吵死了!”博人转头回敬道。
“博人,神乐的事之所以发展成这样,与你们之前的擅自行动也不无关系吧,”鹿丸说道,“当时如果不是你们自作主张地想要私下解决,那宇智波信和尸澄真他们早就被抓住了,神乐也会没事。现在都这样了,你怎么又打算像之前那样鲁莽行动呢?你也该吸取那次的教训才是啊。”
“不是的,”博人着急地说,“之前那样做,是不想让神乐背上叛忍的罪名,谁又能想到后来会失败啊!再说了,就是因为上次失败了,所以要尽快地再去救他啊?”
“现在即使找到他,也无法挽回了,博人,”鸣人轻轻叹息着,“他毕竟已经离村出逃,这个叛忍的罪名,已经是坐实了。”
“才不会!”博人挥手否认着,“神乐他只是太过温柔,所以才会被坏人蛊惑,被坏人带走。他本心是个善良的好人!现在只要我去找他,只要稍稍劝他,他就一定会回来的!但是如果我不去,那他会怎样就不确定了,可能会完全被那帮坏人操控啊,毕竟尸澄真他们,最擅长玩弄人心了!”
“你对神乐真的有那么大作用吗?”鹿丸怀疑地笑了一声,“你觉得你说了他就会听吗?说不定人家并不是被花言巧语蛊惑,而根本是自愿跟那些人走的,如果是那样的话任凭你说什么也不会有用。”
“神乐他不是那样的人!”博人坚定地说,“况且,就算真的那样,我也是要试一试的!”
鹿丸轻笑着摇摇头,“不愧是你儿子,鸣人,”他说,“总感觉让我想起当年你要救佐助时候的样子了呢。”
佐良娜一下子留心了一刻。怎么提到了我爸爸?难道爸爸他,以前也有过类似的事吗?
鸣人无奈地扶额,浅浅地笑了一下。
“总而言之,”他恢复严肃之后,才又开口道,“这件事,你不要再想着要插手了,博人。宇智波信他们的下落我有拜托你佐助叔叔去调查,你就不用瞎操心了,交给我们吧,会让你的朋友没事的。”
博人闻言却一下子抓狂地抱住脑袋,“真是受不了啊,笨蛋老爸!怎么我说了那么多你还是不明白!”他着急地说,“我都说了必须我去,必须是我才能劝回他,你怎么就不明白我的意思呢!真过分!”
“你就不要再这样任性了,博人,”鹿丸劝道,“你老爸也是为了你的安危着想,才不让你去的啊。毕竟敌人的情况现在还完全没有摸清,怎么能随便去冒险呢?你佐助叔叔也只是先去暗中调查而已。像你这样满脑子都是莽撞冒进怎么能行呢!”
“况且现在你最主要的任务,是好好准备近在眼前的毕业试验,”鸣人说,“你现在连忍校都没有毕业,连忍者都不是,就不要想那些不着边际的事了。”
“毕业试验又怎么样!当上忍者又怎么样!”博人愤怒地说,“就算成为了忍者,却连自己的朋友都救不了,又有什么用?!”
鸣人一愣。这小子,有时说起话来还挺有气势的嘛。
“如果因为老爸你的阻拦,让我没法行动,让神乐他将来出了什么事的话,我绝对会一生都恨你的!”
博人这么说着,利刃般的目光狠狠地盯着他父亲。
但鸣人却不为所动。
“那你就一生恨我好了,”他淡淡地说,“老爸被儿子恨一恨,这也是常有的事呢。”
“你……”博人恨恨地攥紧拳头。
“七代目大人,”巳月的柔和声音突然响了起来,“求您答应博人吧。”
博人吃惊地转头望去,没想到竟有人帮他说话。
“博人他真的很为神乐担心,所以才会这样,”巳月说,“就请您答应他吧。如果您担心他的安全问题,那大可不必。因为不管发生什么,我都会在他身边守护好他的。”
博人露出一个灿烂的笑,“还是巳月你够朋友!谢啦!”
巳月也对他微笑了一下。
“七代目大人,您别看我是小孩子,但我也是有能够熟练使用仙人模式的实力的,把博人交给我,不会有事的。”
“什么?巳月你会仙人模式?那真的是……”博人瞪大了眼睛,“不过我也不弱哦!”他又转头向鸣人,“总之老爸你是太小看我们了!”
“那个,七代目大人,”一直在旁观的某洋葱头小少年此时竟也开了口,“我想我也能帮忙。”
“啊?你也?”博人惊喜地说,“可是你是谁呀?”
“他是宇智波信的那些克隆人儿子中的一个。”佐良娜解释道。
“啊?你是宇智波信的……你的眼睛,写轮眼!怪不得!”博人吃惊地指着那少年的眼睛说。
“这个只是克隆移植的啦,博人少爷。”那少年很有礼貌地说道。
“也不用叫我少爷啦……”博人有些困扰地搔搔头发。
“知慧,你也想去吗?”少年身边的药师兜问道。
“嗯,因为我也想去见见父亲。”
“怎么你也来掺和啊,知慧,”鹿丸意外地说,“况且我们的计划是只是去打探调查一下,不能打草惊蛇。你就算去了也不能直接接触你父亲啊。”
“但很多时候情况也会有变,”知慧说,“有可能会发生见面的情况。而且我和博人的想法差不多,我去的话,对于顺利带回父亲应该会有帮助。”
“你们这些小家伙啊……”鸣人扶额低下头去,“……真叫人难办……这不是简直在强迫我嘛……”
“非常抱歉,七代目大人!但我并没有那个意思,”知慧忙说道,“一切还看您如何定夺,我们毕竟是小孩子。”
“不过,虽然是小孩,却是很有实力的小孩呢,”巳月看着写轮眼的少年说道,“听佐良娜说,你能使用万花筒写轮眼,也是个厉害角色呀。”
“啊,也就一般般吧。”知慧有些不好意思地笑着说。
“还真是麻烦得不行啊,”鹿丸摊摊手,走到一旁的一张空椅子上一坐,“我不管了,鸣人。你看着办吧。”
“诶?你不要把他们扔给我一个人对付啊!”鸣人伸出手去,“还有兜院长,你也帮我说说你们家知慧呀!”
兜却笑起来,“这孩子很聪明,也很有自己的主意。这里我就暂且不妨碍他了。”
“怎么连你也……”
七代目火影大人遇到了十分难办的情况……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