备用名片

试论鸣人的另一种可能性【01】

(这文里的鸣人,可以说他是鸣人又不是鸣人,他是鸣人的另一种可能性。另外,这文应该是佐鸣走向的。)

--

从记事起,鸣人就觉得自己一直生活在一个诡异的世界里。在这个世界上,所有人都诡异地对自己充满敌意,仿佛自己一个小孩子却是什么避之不及的凶神恶煞一般。不论大人小孩,都是拿那种态度对待自己。
结果,鸣人只能生活在孤独中。
于是,当一个人在外部世界无法获得想要的交流时,就不可避免地会走向内部——
在那里,至少还有一个能够与之交流的存在,虽然那家伙的品性很差,动不动就会变得狂暴。但即使这样,也比外面世界的那些家伙强,因为它,至少是个可以说说话的对象。
“狐狸,你到底是个啥呢?”
又一次地,鸣人闭上眼睛冥想进入内心世界,跟牢笼里的巨大怪物说起话来。
“你这烦人精怎么又来了!”
体型巨大的狐狸一看到他,立刻露出发愁的表情,转过身背对他。
“我跟你说过多少次了!我和你这小鬼没什么好说的!说了你也不懂!”
“你不说我怎么可能懂?”
“……反正我跟你没什么好说的……”
鸣人盘腿坐在巨大笼子前面,抬头看着狐狸的脊背。
“你这家伙老是这个样子,好像嫌我烦,但其实除了我之外也没人会来跟你说话了吧,”他对着对方的背影兀自说着,“你就不觉得无聊吗?你这里什么都没有,我至少还可以看看漫画书,你这里可是连个漫画书都没得看啊。”
“那种无聊的玩意谁要看啊!”狐狸说,“我可不会觉得无聊,我可以通过你看外面的世界,或者实在没什么事也可以睡觉。”
鸣人歪着脑袋皱了皱眉。
“听起来还是很无聊,”他说道,“总之是比我无聊。”
“你好烦啊,用得着比较谁更无聊吗?”狐狸有些恼怒地说,“你能不能不要再纠缠我了,给我点安静的时间不行吗?!”
“我也是没办法啊,毕竟我只有你了,”鸣人双手抱臂,表情无奈,“而且你不是也只有我了吗?不管我愿不愿意,也不管你愿不愿意,咱俩看来都得相依为命下去了。所以咱们还是搞好关系比较好哪。”
“谁要跟你搞好关系啊!”狐狸突然转过身,怒吼着,“听着小子,你或许是个接受现实的人,但我可不会一直这样下去,总有一天我会逃出去!把你和所有人都杀光!”
这番狂言,鸣人却只是报以轻蔑的笑。
“明明根本出不了这个笼子,却一副野心很大的样子……”
“你这小不点,竟敢小看本大爷!!”狐狸的咆哮,让这个空间里刮起狂风,“有种你把封印揭了,咱俩打一架!!”
鸣人抬起手挡着气流。
“狐狸,你不要这么生气,”他冷静地说,“你说你想出来杀了所有人,在这点上,咱们俩可以说是志同道合的。”
“……嗯?”
狐狸愤怒的表情凝固在脸上。
“狐狸,其实我也是这么想的,”鸣人解释道,“一直以来,周围的世界,周围的人,都让我觉得不可理解。他们为什么要对我施以恶意?我有做过什么吗?我是无辜受害的,所以我早早就有了向他们所有人复仇的决心。我之所以进入忍校,之所以勤奋努力,就是为了有朝一日能变得足够强大,以实现我的复仇。”
鸣人表情坚定地抬手攥紧拳头。
“好啊小子!这么想就对了!”狐狸兴奋地说,“我愿意支持你!来,现在把封印揭了,我这就帮你报复他们所有人!”
鸣人并没有照他说的做,而只是抬眼看向他,露出极认真的神色。
“别搞错了,狐狸。我的复仇没有那么简单,”他严肃地说,“我首要做的,是搞清真相。凡事总归是有原因的,我要先弄清楚外面那些人之所以那样对我的原因。因为,比如说,假如真相是我曾在过去我不知道的情况下对他们所有人有过伤害的行为,那么他们那样对我就是合情合理的了。所以,我首要是得谨慎。毕竟我希望我的复仇是正义的复仇,而不是邪恶的复仇。”
“……用得着这样给自己设定障碍吗……”狐狸不解地说。
“当然用得着,”鸣人说,“现在,我的人生接下来的展开,有赖于我的一个关键的选择,稍有不慎重,立场就会瞬间翻转,使我成为和他们一样的对别人施加无端伤害的家伙……”
“……”
“所以说狐狸,我要先调查真相。至于复仇的理想,现在还不急……”鸣人的语气放松下来,甚至显得有些悠哉,“那么狐狸,你知道真相吗?”
“……我?我不知道……不知道……哎呀你这小子何必管那么多!只管复仇不就好了吗!”
“那可不行啊,狐狸……”

--

对于真相的调查,进行得比预想顺利得多。在终于熟练掌握变成妙龄女子的变身术之后,鸣人只花了一天时间,就查得了真相……

变成可爱美貌的女子,走在木叶村的街上。这是鸣人第一次以别人的身份示人。这也是第一次,鸣人感受到善意。村人不知道他是鸣人,所以平日里的那种恶意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温暖和善的微笑,以及柔和亲切的话语……
对普通人来说,这些不算什么,可鸣人却是平生第一次有这样的体验。
原来生活本来应该这样美好。
为什么我没有这样的生活?
他逃进街道间无人的角落,无力地靠在墙上,掩面痛哭。
……不知过了多久,终于哭够了之后,到最近的街边公共洗手池子洗了洗脸,调整情绪,重新上路。
要想调查,就要找各色人等聚集之处。于是鸣人来到了村里最大的酒馆。
坐下点了果汁,静心等待。果然不多久,就有男人主动来搭讪。
靠着平日里对各种人交流方式的暗自观察学习,鸣人得心应手地和这男人聊了起来。
他对这男人自称自己是旅行作家,到木叶采风已有一周,发现了一个无法理解的现象。
“有个奇怪的小孩,好像人人都唯恐避之不及,这是怎么回事呢?是你们这里的民俗吗?”
鸣人一边问,一边故意显出女子诱惑的样子。那男人早已被迷得神魂颠倒,不论鸣人问什么都会回答了。
“你说那孩子吗?唉,说起来也是悲剧啊,毕竟也不是那孩子的错,可是谁让他是九尾妖狐的容器呢,村人看到他就觉得看到了妖狐,自然很讨厌了啊。”
九尾,妖狐?的容器?
鸣人心里一惊。
“您说他是九尾妖狐的容器是怎么回事呢?”
他追问着,语调有些颤抖。
“哦,猛地这么说让你不明白了吧,那我跟你详细讲讲吧,”男人谨慎地看了看四周,“姑娘,其实那孩子是九尾容器的事,本来不能让外人知道的,可是看在是你,我就全部说了吧,毕竟你这么娇柔可爱的姑娘,应该也不是什么间谍或者坏人呢!”
于是,那男人把全部真相和盘托出。
……受到真相冲击的内心,经历着一场巨大的震荡……鸣人险些无法维持住变身术。
“姑娘你怎么了?没事吧?”
鸣人悄悄攥紧拳头,拼命使自己维持住了正常状态。
“……我没事,只是觉得那种事好凄惨啊……那种事真的是真实发生过的吗?”
“当然是真的了!当时的死难者,现在还躺在村外的公墓里,那里还有为他们建的纪念碑……”
“……那么您……可不可以带我去那里看看……”

--

和煦的阳光之下,一望无际的公墓。整齐排列着的永远沉睡了的人们,在地下他们的生命时钟永远停摆在了当年那个时候。
美丽的风景环抱的宝地,却是一个死亡的景观。死者沉默的低语在回荡。
灰色的巨型的纪念碑,人们的名字被庄重虔诚地用端丽肃穆的字体规整地刻在上面。所有能确定身份的死者的名字都在上面。
密密麻麻的,究竟有多少人呢?鸣人抬头向上看。
在高处,有一行巨大无比的黑色数字,那是能统计到的遇难者的总数。
鸣人听到那男人在身后叹了口气。
“虽然我没有在那场灾难中失去重要的人,可是一想起来,还是觉得挺悲惨的,毕竟很多人都不像我这么幸运,”男人说道,“那孩子也是倒霉,成了九尾容器,被大家排斥。可是又有什么办法呢?总要有人成为九尾容器,总要有人活在这种排斥里……毕竟那力量一旦失控又会造成当年那样的灾难,叫人不去排斥他,恐怕很难……”
鸣人看着那些死者的墓前放着的花束,静静地陷入了沉思……

评论

热度(5)